微公益>长期项目>项目详情

筹款中

白血病我不怕你

医疗救助 不让任何一个与病魔斗争的小战士因经济困难而放弃

已筹款(元)
46,225.30
捐款人次
24,495

善款接收:爱佑慈善基金会

项目详情

(文中使用皆为化名,图片已获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

“爸爸我想吃红烧肉” “宝贝儿再忍忍,先喝米汤,等病好了,爸爸天天给你做。” 每一次,爸爸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的女儿——患有白血病的小园正在经历肠道排异反应。 肠道排异是移植后较为危险的并发症之一,严重肠道排异会到威胁生命。为了尽量不刺激到肠道,排异反应初期需要全面禁食,待慢慢好转后,可试着喝一些稀稀拉拉的米汤。

我们为什么而来?


以白血病为代表的儿童恶性血液病是危害儿童生命健康的重大疾病,若无法及时获得规范诊治,患儿将受到严重生命威胁。可喜的是,儿童白血病已不再是“不治之症”。专家一般认为,经规范治疗,部分患儿可健康长大并正常生活。但漫长的治疗周期和高昂的医疗费用使很多家庭望而却步甚至放弃治疗。

我们是谁?

我们是来自爱佑慈善基金会的爱佑天使——孤贫血液病及肿瘤患儿医疗救助项目。

我们在做什么?

 “爱佑天使”项目于 2011 年 5 月成立,通过先后与全国 13 家儿童血液病医疗救治领域领先机构建立合作,帮助提高规范治疗可及性。2018 年,项目在专家委员会的建议下,对儿童实体瘤现状进行调研,并于同年确定平行开展相关业务,探索促进儿童实体瘤早诊早治及医疗水平提升的高效通路。截至2020年 11 月底,“爱佑天使”项目累计救助患儿超过23,000 人次。
关于白血病,你可能要知道

白血病是一种血液系统的恶性肿瘤,俗称血癌。据调查,我国每十万个不到十岁的儿童中就可能有三或四个患有小儿白血病,其中急性白血病占80%~95%。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约占小儿白血病的70%~85%。近年来,由于化疗的不断改进,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已不再被认为是致死性疾病,5年无病生存率达70%~85%(引用自《儿科学》,王卫平、方建培,2016年第8版)。白血病是一类需要长期治疗的疾病,通常需要2-3年的治疗周期。

项目预算


注:上述费用为预算费用,在实际项目执行过程中,可能会有所调整。因血液病、肿瘤疾病患儿是先治疗后结算费用,且每位受助儿童病情不同治疗费用不等,最终所筹集善款使用情况,爱佑慈善基金会将以项目执行进展和项目执行反馈报告的形式予以公示。

募捐方案备案编号

531000005000210435A18004

善款用途

为血液病及实体肿瘤患儿提供医疗费用支持;为患儿及家庭提供生活救助和社会服务支持;开展其他有利于该群体的相关活动。爱佑慈善基金会会收取不超过的10%的项目执行相关费用,包括项目执行人员工资、差旅费用及信息平台运营和维护费用。

开具发票方式

爱佑慈善基金会为捐款金额超过100元的爱心网友开具捐赠发票,请发送捐赠截图(包含捐赠项目名称、捐赠金额、捐赠订单号等)、发票抬头、收件人、收件地址、收件电话、邮编等信息发送至service@ayfoundation.org,经基金会确认后将尽快为您邮寄捐赠发票。

发起信息

发起方

爱佑慈善基金会
爱佑慈善基金会官方微博

实施地区:国内

善款接收

爱佑慈善基金会
爱佑慈善基金会官方微博

联系人:小爱同学
联系方式:01050948839
联系邮箱:service@ayfoundation.org
机构住所:北京朝阳区阜通东大街1号院望京SOHO5号楼320609室
登记管理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53100005000210435
慈善组织法人登记证书:点击查看
慈善组织公开募捐资格证书:点击查看

募捐动态

博***俊09.30 08:14

公益无大小,行动即榜样!30.00元

用***309.28 09:22

助力公益,让我们从现在开始!10.00元

暘***709.28 08:05

一起向善良致敬!10.00元

爱心网友09.28 08:03

跟我一起,为爱添力!10.00元

常***攀09.27 10:28

跟我一起,为爱添力!6.00元

妙***509.27 08:01

跟我一起,为爱添力!1.00元

荷***n09.26 08:03

一起向善良致敬!5.00元

爱心网友09.24 21:32

跟我一起,为爱添力!10.00元

爱心网友09.21 03:33

用关注传递温暖,让行动表达关爱!100.00元

爱心网友09.21 03:18

公益无大小,行动即榜样!50.00元

进展报告

08.092022

2021年3月,刚过2岁的景和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开始治疗后,大量的、几乎不间断的化疗让景和完全变成小光头。最初那会,他还总跟妈妈嘟嚷,“怎么我的头发没有了?我要把它粘回去。”现在,妈妈说景和已经很久不再提起了,“反反复复的,他都习惯了。” 尽管掉头发已成为习惯,但去医院依旧是景和的噩梦。化疗导致的呕吐、痛痒和难受,总是让他好几天都吃不下一口饭,有时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能被喂上几口。一旦出现感染,情况就会更糟,陪护的奶奶或妈妈总是24小时连轴转地陪着他,根本没法休息。景和很害怕打针,“尤其每三个月一次的骨穿,往那里一躺他就害怕得哭成泪人,我知道他是真的很痛很痛,我自己也是。”说起儿子骨穿时的情况,景和妈妈的情绪很难平复。 一般情况下,母亲的脐带血可以提供良好的配型,相比骨髓配型整体费用也能低一些,再三考虑后,景和爸妈决定采取生二胎的方式,获得合适的骨髓配型。 现在的景和已经适应住院的生活。如果病区没有同龄人,或者因为治疗不能和别人一起玩,他就会自己画画,然后在视频里向妹妹和爸爸展示;不能吃很多好吃的,他就看关于美食的视频,告诉自己一定要加油快点好起来,以后可以跟妹妹一起吃。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6.072022

第一次见到心然,是在2017年的冬天,她正处在化疗期,尽管身体有些虚弱,但她坚定的眼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16年底到2017年初,心然总是发低烧,状态也越来越不好,最终在北京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突如其来的白血病,完全打乱了这个来自河北农村三口之家的生活。 2017年夏天,心然开始接受化疗。在拿出家里几乎所有的积蓄,以及跟亲朋好友借遍之后,心然爸爸又在护士和病友的帮助下,申请了爱佑天使项目的救助。 在这么多爱的支持下,心然坚强地完成了11个月的化疗,尽管头发和眉毛都掉光了,但她一直没有丢失过脸上的笑容。 2018年10月,我们去心然家里看望已经结疗回家的她。平稳度过化疗期的她,头发和眉毛正在重新生长,不变的仍然是她总是挂着笑容的脸庞。 2019年,我们又一次见到了心然,已经完全看不出也感受不到她有任何治疗过的感觉,等不及头发长长的她,还特意让妈妈帮她买了一副假发。 今年是我们和心然相识的第五个年头,爱佑用一组写真作为礼物,送给结疗后一直愿意和我们分享成长的这对母女,不仅记录下心然充满活力的快乐童年,也希望心然的康复,能鼓舞更多的白血病患儿和家长。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3.152022

嘉乐在2020年4月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当时正值春节,嘉乐总是告诉妈妈,“我的膝盖好疼。”刚开始,妈妈还以为是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但是连续几天嘉乐都说疼,妈妈就赶紧带着他去乡卫生所看。医生怀疑是生长痛,建议再观察观察,要还是疼,就去县里的医院看看。 嘉乐原本一直跟随在广东打工的父母生活,因为膝盖疼的缘故,他和妈妈没有跟随父亲返回广东。一个月后,妈妈带着膝盖持续疼痛的嘉乐来到县医院,检查血液后发现嘉乐有重度贫血的情况,想要确诊,还是得去更大的医院才能确诊。 2020年4月底,嘉乐在妈妈的陪伴下来到重庆,很快就开始化疗。 截至目前,为了给嘉乐看病,家里已经负债20余万。嘉乐已经进入了维持期,每56天需要住院完成一次化疗周期,这样的情况,至少还需要持续一年。 目前,嘉乐的状态和情绪都特别好,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妈妈会带着他出门转转,不像之前反复感染的时候那样只能呆在家里。 嘉乐家的情况,和很多白血病患儿家庭都很相似。在病友的介绍下,他们申请了“爱佑天使”——血液病及实体肿瘤患儿医疗救助项目并通过审核,目前正在大家的爱心支持下,度过漫长的治疗阶段。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12.032021

去年3月,5岁的小博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开始了化疗。 跟医生详细沟通后,父母得知小博的情况有很大治愈希望,虽然还不能从突发意外的震惊中缓过来,但心理的压力总算是小了一点,他们想,只要能凑够钱,不管是赚是借还是贷款,只要有钱了,小博就一定能好起来。 但谁也没有想到,小博在化疗过程中出现腰椎椎管感染,需要一直口服抗真菌药片,而这个药刚好又是医保范围之外的进口药,一个月仅是该口服药费用就在1.1-1.2万元,小博还需要长期服用。这笔突然增加的费用,让小博的治疗费用一下子比预期高了一倍。 尽管医保报销了大部分的治疗费用,但截至目前小博家自费部分也已经超过20万,这还仅仅只是治疗费用,不算房租、交通、饮食等花费。 在病友的介绍下,小博申请了“爱佑天使”——血液病及实体肿瘤患儿医疗救助项目并通过审核,目前正在大家的爱心支持下,度过漫长的治疗阶段。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9.272021

一岁九个月时,小北被查出患有横纹肌肉瘤(一种软组织恶性肿瘤,会随着小朋友的发育生长得很快,有可能出现在身体各个部位)。小北体内的肿瘤侵蚀着她右手臂,这也让她的身体比同龄小朋友抵抗力更差,小病不断。 小北的爸爸本来是货车司机,家里其他人都是内蒙乡下的农民。去年4月小北被确诊之后,他们从内蒙一个不通火车的小村庄辗转来到北京,租住在医院附近的老房子里。 为了照顾好孩子的同时还能兼顾生存,小北父亲卖掉了家里的货车,在病友的介绍下在北京跑起了外卖。每天送外卖赚的200多块,只能勉强维持一家三口一天的生活费。 住院2、3个月后,小北终于做手术切除了肿瘤。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术后还要进行漫长的放疗。每次放疗,为了让小北乖乖配合检查和缓解疼痛,她都要被喂镇定类药物。3岁的小朋友,在本该吃甜蜜糖果的年纪里,已经吃了上百次镇定药。 上个月15号小北刚结束最近的一次放疗,那天是她的3岁生日。公主裙变成了病号服,奶油蛋糕变成了催人呕吐的药。不过当药劲下去后,小北又会在家生龙活虎起来,看动画片、玩玩具,即使不能常外出,她也总是笑呵呵的。现在小北每隔20多天进行一次复查、放疗,情况稳定下来就算度过了难关。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8.022021

老邢已经陪着儿子瑞瑞在上海的医院住了快2个月,目前正在等候开始下一疗程治疗的瑞瑞,一直都是由老邢一个人陪伴治疗。7岁之前,瑞瑞一直都很健康,活泼开朗的他一直都是家里的开心果。2019年6月,瑞瑞突然连续头晕、呕吐近一周的时间,很快就在当地被确诊为颅咽管瘤,需要尽快手术。确诊后第二个月,老邢东拼西凑好不容易借来20万元,在来自北京专家的主刀下,瑞瑞接受了第一次开颅手术,但由于肿瘤位置靠近神经,并未能彻底切除。更让家人煎熬的是,瑞瑞在第一次手术后出现了长达6个月的昏迷,花费40万元。整整6个月的昏迷之后,瑞瑞逐渐苏醒过来,但是由于肿瘤的影响,右眼视力严重受损,左脚也出现内翻情况。2020年5月,瑞瑞出现肿瘤复发的情况,但因为经济困难就放弃了治疗。 今年3月,瑞瑞的病情持续加重,当地医院已无法手术,老邢又借了些钱,就带着瑞瑞来到上海。医生告诉老邢,手术之后瑞瑞还得继续治疗控制,想到家里就只有妻子一个月3000块的收入,借的钱也都还没还上,老邢实在有些走投无路。目前,瑞瑞已经在爱佑天使项目的支持下,完成了第二次手术,正在等待下一轮治疗。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6.152021

病房里,晓晓把志愿者阿姨们送来的蛋糕塞给妈妈,“妈妈,啊~~~你吃。” 晓晓的妈妈接过蛋糕,对于一个4岁的孩子来说,主动把好吃的“让”给别人,其实很难的。 “等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就能吃了,现在你先吃吧。”晓晓的情绪好像有点低落,但还是很坚定地说出了上面的话。 晓晓妈妈虽然不是第一次听见这话,但每次听见,她心里都特别不是滋味。 2岁生日那天,晓晓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去年,由于连续照顾她严重缺乏休息的妈妈不得不进行了一次心脏手术,家里的情况更加雪上加霜。 知道他们的情况之后,医生帮他们申请了“爱佑天使”项目的救助,同时,不少病友也对他们伸出援手,有分享食品、衣物和生活物资的,也有帮他们发起网络筹款的“当时一下子就感觉,原来我们还没有被放弃。”提起那会的情景,晓晓妈依旧是哽咽的。 最近,已经来杭州治疗近两年的晓晓结束了化疗进入维持期,前几天过生日的时候,妈妈给晓晓准备了她最爱吃的蛋糕,虽然只能轻轻的舔两口,但晓晓还是很高兴。 “妈妈,我是不是不用长到跟你一样大,就能和你跟爸爸一起吃蛋糕了啊?” “对啊宝贝!”晓晓妈妈两年来,几乎第一次特别高兴地笑着对女儿说道。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5.112021

“夏商周,春秋战。秦朝以后是两汉,三国两晋南北朝……” 还没进小航家的大门,我们就在楼道里听见了孩子背这段朝代歌的声音。因为妈妈下楼接我们,小航就自己坐在床头,拿着手机摇头晃脑地跟着音频学唱着这些他爸妈口中的“快板书”,这也是小航移植出院后在家里最喜欢干的事情。 小航今年六岁,去年夏天被确诊为获得性再生障碍性贫血,现在处于骨髓移植后的维持期。 不像其他同龄孩子对自己真实病情的模糊概念,小航从治疗之初就对对自己的病情再清楚不过。他可以准确地说出治疗时每一针药的名字,能准确描述自己做骨穿时的感受,说起自己的治疗过程既没有逃避,也没有眼泪。 虽然家里没什么纸笔,但还是摆满了小航在化验单背面、纸盒上画的很多画作。一些纸片上画满了各种器官,涂上了对应的颜色,他都会沿着轮廓剪下来。这些都是小航的宝贝,被珍藏在一个专门的盒子里,小航甚至能一一清楚地介绍这些器官的功用。 与外界隔离的日子里,除了说“快板书”和画画,小航已经自学完了一年级的语文课本,每一篇课文都可以熟读背诵。学习拼音的时候,他还自己画了一个独特的拼音表,方便记忆。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4.062021

13岁那年,阿胜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父母、家人、老师、同学都很难相信这个阳光、自信、乐观的小伙子突然就得了这么重的病。 “刚知道生病的时候,我也挺懵的,感觉好像电视剧演的一样。”2018年2月开始,阿胜开始接受化疗,漫长的化疗周期一直持续到2020年夏末。 漫长的化疗周期里,阿胜的情绪有了很大的转变,一开始的紧张的焦虑,很快就在一起治疗的小伙伴们的陪伴以及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照顾中渐渐消除,阿胜又恢复到以往阳光、乐观的状态。“好几个比我年纪还小的伙伴都在鼓励我,我可不能不如弟弟妹妹们勇敢呀~” 从那会起,阿胜就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有那么多陌生的好心人也在默默帮助我,为我加油打气,我应该更加勇敢和积极的面对。”他开始成为了病区里最知心的大哥哥,阳光活泼的他特别受孩子们的喜欢,很多弟弟妹妹在治疗之余都会来找他玩,听他讲故事、让他教画画、教唱歌,或者一起做手工;他还是医生和护士最喜欢的“小暖男”,“叔叔你今天看起来没休息好哦,晚上一定早点睡呀”,“妈妈说今天降温,阿姨下班要早点回家别冻感冒哦~” 在大家的爱心支持下,目前阿胜已经进入维持期,相信他一定可以战胜白血病!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2.082021

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正是前一阵北京赶上60年来最冷的那几天,我们想:“这一定是个很喜欢拼图的孩子吧~” 照片里的孩子因为白血病刚完成移植手术不久,因为治疗的缘故,她基本不能出门,也没法进行复杂或者运动量大的活动,而拼图就成了她最喜欢的玩具,不仅能玩很长时间,还可以跟妈妈一起完成,拼好的图还能装饰一下单调的病房和租住的房子。 看到申请资料里的这张照片,我们决定要先送给她一份新年小礼物——一个新的拼图。 “她特别喜欢这个新拼图,说颜色很好看。”一收到礼物,小姑娘的妈妈就通过医院向我们发来“返图”。她现在已经出院,处于定期门诊抗排异阶段,这个春节,她会跟妈妈一起在北京度过。 希望这份小小的新年礼物,能为她的生活增添多一点欢乐和阳光,也希望更多像她一样,正在勇敢地与白血病抗争的小“战士”们,都能在新的一年元气满满,战胜病魔!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12.082020

“结束12个疗程,我终于快要回家啦~” 目前,在#爱佑天使# 孤贫血液病及肿瘤患儿医疗救助项目的支持下,成成正在进行最后4个疗程的治疗,身体状况平稳,顺利的话,整整一年没有回家的他就可以回到家里休养啦。 去年8月,12岁的成成一直断断续续发烧,本以为是普通感冒却迟迟不见好转,很快就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孩子情况不太对,你们最好去大医院看看。”在当地医生的建议下,成成妈立刻带着成成前往武汉协和医院。 住进武汉协和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成成已经是非常严重地呼吸困难了,经过好几天的抢救,才从鬼门关绕回来。成成被确诊为儿童淋巴瘤及淋巴结病,通俗点说就是淋巴肿瘤和白血病。 今年5月,完成8个疗程的成成仅住院花费就已超过41万元,家里的积蓄和借来的9万元,以及网络众筹的6万余元都已经全部用光,而后续的4个疗程预计还将花费20万元。尽管具体的花费并没有告诉成成,但懂事的他还是隐隐意识到了这一点,有机会就会向爸爸妈妈问起花费的情况。 目前,在“爱佑天使”——孤贫血液病及肿瘤患儿医疗救助项目的支持下,成成正在进行后续4个疗程,身体状况平稳,顺利的话他很快就可以回到家里休养了。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10.202020

2020年 7月救助人次:356 2020年 8月救助人次:229 2020年 9月救助人次:116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9.012020

“妈妈,我想吃冰淇淋~” “你现在在治疗不能吃哦。” “妈妈,我想吃火锅~” “你现在在治疗不能吃哦,等好了之后我再做给你吃。” “妈妈,我想吃豆浆油条~” “听话哦,这些你现在都不能吃,要不然会影响治疗的~乖哦~” “呜呜呜,我太难了,我太难了~” 悦悦一边说话,一边笑着摆出委屈的小表情。 5岁的悦悦正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以下简称“武汉协和医院”)血液科进行化疗。 疫情最紧张的那段日子里,悦悦用自己的行动,无数次治愈了父母的焦虑。 因为医院隔离,爸爸只能送饭到门口,由工作人员转交,悦悦在视频里安慰他,“爸爸我想你啦,明年春节我肯定就好了,到时候我们再回老家过春节,一起放炮好不好?” 妈妈总是看着疫情的新闻默默流泪,“妈妈,医生护士叔叔阿姨们那么厉害,肯定会好起来的,你不要担心呐~” 悦悦还经常跟幼儿园的老师和同学们发微信,“我好想你们呀,我会好好打针吃药的,很快我就能回去继续上课啦~” 每当听到悦悦用稚嫩的声音说出这些暖心的话语,悦悦爸妈心里总是有阵阵暖流淌过。 已经完成三个阶段化疗的悦悦和爸妈返回鄂州休养,她高兴地跟我们说,“我离吃冰淇淋,越来越近啦~”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7.212020

2020年 5月救助人次:278 2020年 6月救助人次:185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6.112020

如果不是因为生病需要长期化疗,13岁的小林应该已经上中学了都。 小林来自四川雅安的农村,2013年“4.20芦山地震”的时候,小林家里的房子都塌了,但庆幸的是一家四口都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 震后重建的时候,小林一家向政府贷款5万元,加上家里的积蓄,重新盖起了属于自己的新家。2015年入住新房的时候,小林和上大学的哥哥一起许愿,“以后一定要努力工作走出大山,让爸爸妈妈住上更好的房子。” 原以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小林一家,却在2016年底再次遭遇重击,连续发烧不退的小林被确诊为白血病,需要马上开始化疗。 小林的爸妈拿出家中所有积蓄,加上跟亲戚借来的6万块钱,开始在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为小林进行治疗。 面对漫长的化疗周期,小林的妈妈不得不先回家照顾老人和农田,留下小林的爸爸一个人在医院陪护。 两个化疗周期之后,小林家已经没有积蓄,也借不到更多的钱,甚至连哥哥的学费都是凑了很久才凑齐的。 “妈妈,我拖累你们了,别给我治病了好不好?” “爸爸,你们放弃我吧,家里真的没钱了。” 在爱佑的资助下,小林已经完成了4个阶段的化疗,目前处于维持期,正在家中休养。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3.242020

2020年1月救助人次:18 2020年2月救助人次:4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02.072020

截至2019年12月底,“爱佑天使”孤贫血液病及肿瘤患儿医疗救助项目救助患儿超过22,000人次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12.232019

“妈妈,我真的得了白血病吗?”刚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的亮亮,用怀疑的声音轻轻问着妈妈,已经丢了魂的妈妈隔了好一会才回一句“嗯”。“医生说能治得好是真的吗?”亮亮又问道,回过神的妈妈马上告诉他“是的,只要你好好配合治疗,很快就能好起来了。”“那我一定听医生的话好好治病!” 枯燥的住院生活让亮亮的情绪时有波动,尤其加上治疗带来的疼痛和不良反应,常常让他夜不能寐。为了方便治疗,亮亮爸妈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一直细心地陪伴照顾着他,疼了就给他讲故事或者一起看动画片转移注意力,觉得闷了就陪他玩简单的游戏,想尽一切办法让亮亮能过得舒坦一点。在精神和物质的双重重压下,亮亮的爸爸很快不堪重负,短时间内消瘦十几斤不说,还不得不接受药物治疗。命运的重压就仿佛一直笼罩在这家人头上的乌云,一直不见散去。 在病友和医护人员的建议下,亮亮爸妈在网上发起了众筹,共筹集11万余元,同时,亮亮妈妈也通过医院递交了爱佑天使项目的申请材料,并且顺利通过。就这样,在无数好心人的帮助下,亮亮可以安心地开始漫长的化疗周期了。 现在的亮亮已经到了维持期,9月份也已经重新回到学校。不仅亮亮的情况大有好转,爸爸的身体也慢慢平稳下来~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11.042019

“为什么喜洋洋总是比灰太狼聪明呀?”、“公园是谁盖的呀?为什么有这么多人都来呀?”、“妈妈我为什么要睡觉呀?不睡觉会怎么样呢?”……小雅总是有问不完的各种问题,有时妈妈还会被她的问题逗笑,“妈妈妈妈,我现在能不能也生个宝宝呀?我想让她陪我和哥哥一起玩。” 2岁8个月的时候,大夫告诉爸爸妈妈,我得了白血病,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打针吃药,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刚开始的时候我可害怕了,不敢打针也不敢吃药,好不容易吃了药还会有剧烈的排斥反应,经常吐得到处都是。可是医院的叔叔阿姨却一点也不嫌弃我,还经常帮爸爸妈妈替我收拾,慢慢地跟他们熟悉起来,我也就没有那么害怕啦,会乖乖地听他们的安排。现在每次去医院,我都能自己找到给我看病的大夫,护士阿姨们也都认识我了呢! 医院的叔叔阿姨们对我可好了,不仅给我看病,有空了还会陪我玩。妈妈告诉我,大夫叔叔还帮我申请了爱佑慈善基金会,帮我付了好多医药费,这样爸爸妈妈就不用为我的医药费发愁了。而且,前两天我去医院的时候,爱佑的叔叔阿姨们还特别给我们送来了玩具,每个像我一样得到他们帮助的小朋友都可以领到呢!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

10.122019

@爱佑慈善基金会 发起了公益项目【白血病我不怕你】,期待您的关注与支持!

由爱佑慈善基金会提交